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小说文化 >> 正文

浩然长篇小说:艳阳天(六十)

2017/2/17 15:10: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浩然:艳阳天(六十)

第一二七章

东山坞出奇事儿,迷了马斋,也疯了马斋。

从打李世丹在马之悦家大门口朝他喊了那几句话以后,他就迷迷糊糊的了。他猫抓心似的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李世丹左一声“老大爷”,右一声“一家人”地朝他马斋喊,又喊得那么亲亲热热,实实在在;那副表情,就像小孩子办了错事儿怕挨打一般……李世丹是乡长,是管着十几个村子,几千人的乡长,先头是一个管着几十个村子、几万人的区长,怎么一下子跟他这个富农拉开了关系、靠上了亲近呢?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儿呀!

他想起一九五一年镇压反革命运动。有一天,东山坞召开全村群众大会,李世丹登台讲话。他慷慨激昂地说:“地主富农是我们的敌人,你们要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谁要想变天、反攻,我们就要专政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马斋浑身发抖;以后,只要一傍住李世丹的影子,他就不由自主地发抖。六七年过来了,他马斋一直在假装老实,不敢动一动;东山坞那伙子穷人呢,也是生着法儿对自己专政,逢年过节要让他们找去训话,出门走亲要找他们请假,丢一根井绳,病一头毛驴,都会有好多好多的眼睛往他身上盯。那些上边来的干部更厉害,谁都不沾自己的边儿。有一回,马连福派自己家做饭,那个下乡来的女干部一听是“富农家”,没进门就走了,宁肯饿着肚子都不进来吃。可是现在呢,马斋变成了李乡长的“老大爷”,又变成了“一家人”,这能不让他着迷吗?

接着,李世丹在大庙里放了地主马小辫。:马斋看见马小辫乐颠颠地走回家,他就疯疯狂狂的了。他弄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要改天换地,要“轮流执政”,人人都要换换位子;又像过去那样,不论城里、乡下,有钱的人比没钱的人享福,富人比穷人吃香,“有钱能买鬼推磨”的时代又来了。一个乡长,总会比村民能吃透上边的政策,也会比村干部看得清楚看得远。没错儿,他们害怕了,想要笼络人心,不光要喊团结中农,也要喊团结地主、富农;要不,李世丹不会叫自己“老大爷”,也不会说自己跟他是“一家人”,更不会把一个有杀人嫌疑的地主放开;实际上,这是李乡长替他的上级,替他的下级,向富人赔情道歉哪!

他想起马志新那封万金家书,想起瘸老五传来的好消息,想起这半年来,他们这一伙子人挖空心思地策划、行动、失败,以及那些有点儿希望的喜与乐,受人家整治的哀与怒。如今到了瓜熟蒂落、乾坤大转的时刻,十年的苦痛和冤仇,就要一笔勾销,这能不让马斋发疯吗?

他迷迷糊糊、疯疯狂狂地到处乱跑,在弯弯绕家门口碰上了马之悦。他好像见到了财神爷、寿星佬、超度他就地成佛的观音菩萨,真想跪在地下磕八个响头:“马主任,马主任,我佩服您,我佩服您,您是我的救命星,来生再世,给您当牛做马,也报不了您的大恩大德 !”

马之悦用一种谦逊盖着得意的微笑朝马斋说:“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我马之悦生来就是光膀子的英雄,攥拳头的好汉,活着的乐趣就是给别人办好事儿,所作所为,全是应当的,谈不上什么恩,也论不上什么德。”

马斋说:“我现在才算真明白了:一个人处世为人,得拉长线,往远看,不能光瞧眼皮底下那一寸地方。不这样,倒退半个钟头,谁敢想有这会儿的景致呀!”

马之悦故意问:“你觉着这会儿的景致是个什么样儿呢

123456789101112131414页 当前第:1/14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