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频道 >> 物质生活生活 >> 正文

阿V的故事——中国村妓的黑白人生

2016-6-22 23:53: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编前:赵铁林是一位国内纪实摄影师,他的照片几乎全是黑白照。他喜欢黑色,甚至在名片上,他也给自己的名字加了一个黑框。因为他说自己命大,五楼上掉下来没摔死,掉到海里没淹死,被人家打没打死……他几乎遇到过一个人一生所能遇到的所有危险。

2009年5月16日凌晨3点,赵铁林的黑框终于降临,和肺癌抗争两年后,他的身体覆盖上了整块白布。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赵铁林是中国纪实摄影界的风云人物,他以性工作者为拍摄对象的作品曾引发巨大轰动,也打破了大众传媒对性工作者的报道禁忌,他一度被称为“中国纪实摄影发展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然而,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赵铁林却过着贫困潦倒的日子,甚至穷到连到医院复查都拿不出钱,不得已要拍卖照片来换取医疗费用。

经常有人质疑赵铁林照片中的艺术性,“毫无美感可言”,“和一般的留影照片无异”……

的确,刚看到赵铁林的照片会惊异于他的赤裸直白,不经任何修饰的影像语言,如何登得大雅之堂?

1990年代的中国纪实摄影,正是惟形式感独尊的年代。当时中国的主流作品是谢海龙表现失学儿童的《我要上学》、侯登科表现农业社会的《麦客》、姜健表现中国农村生存空间的《场景》、陆元敏以后现代主义视角表现国际大都市的《上海人》等,他们通常带有强烈的个人印记,有着严谨的构图、用光。而且,在将作品集结前,这些摄影者都是拥有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经验的专业摄影师。

1996年,山东的李楠获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WPP)举办的第52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艺术类桂冠;1996-1998年,云南的吴家林、北京的韩磊和四川的黎朗分别获得美国“母亲琼斯纪实摄影奖”(MotherJonesDocumentaryAward)。随着中国摄影师走向世界,也把纪实摄影的国际标准带回中国,刚刚明白纪实摄影是怎么回事的国内摄影师纷纷调转镜头,从构图、用光、组照的搭配等各个方面向国际标准看齐。

而面对着转型时代的中国社会,更多端着相机觉得该拍点什么的人却因为找不到好的题材而无从下手,只能在有限的影像空间里探讨技术能达到的各种可能性。此时,美国的女摄影师南·戈尔丁(NanGoldin)早已行动起来,为了打破长期形成的影像标准,她把摄影视角延伸到自己私生活的各个细节,成为“私人纪实摄影”的开山鼻祖。更早的是玛丽·艾伦·马克 (MaryEllenMark)的作品《福克兰路》,后来被赵铁林推崇备至。福克兰路正是一条位于印度孟买的妓女站街之路。

赵铁林的出现无疑给这个原本规范的格局投下一颗重磅炸弹。从事摄影三四年的资历,大部分照片使用相同的焦距段,全部使用黑白胶片,自己冲洗的工作方式。一部入门级单反相机——尼康F801加一个35毫米镜头就是他的全部器材。

而这种近距离的观察方式,悄悄伸入社会边缘群体的视角,却成为中国纪实摄影从未有过的新体验,被社会学家称为“参与性观察”。它超越了同类作品的窥私情节和居高临下的姿态,从而进入到一种单纯而真诚的叙述层面。他不断地叩问摄影作为媒介可以观看的底线,也不断地纠正拍摄者对于拍摄对象的判断尺度。这些社会意义,早已超越

123455页 当前第:1/5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