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频道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反腐频道 >> 地方反腐 >> 正文

解读李令凯“重婚罪”案一审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8/9/12 21:01:00 中国时代网 【字体: 我要评论()

解读李令凯“重婚罪”案一审法院《刑事判决书》

——《益阳司法机关采信妻子诬告  导致丈夫犯“重婚罪”》后续

9月10日,益阳李令凯先生通过他人在网络上爆出《益阳司法机关采信妻子诬告导致丈夫犯“重婚罪”》一帖,引发众多网友的关注与转发。针对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4日作出(2018)湘0903刑初294号的《刑事判决书》,判决李令凯犯重婚罪成立,判处8个月的有期徒刑,相关法律人士认为该案件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应法律明显不正确。

对于一审法院认定李令凯犯重婚罪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的理由,在帖子中已经作了详细的阐述。而本案最核心最关键的定罪量刑的证据不能固定。公诉人根本无法举证证明并确定两被告人以夫妻名义同居时间和同居地点。一审法院定案的该证据也没有查证属实。却把同进同出认定为同居。没有证据证明两被告有长期性,稳定性的同居生活,也就是说连非法同居关系都构不成。一审法院的判决书定案证据,实则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被告人李令凯的行为不符合重婚罪的构成要件,依法不应当以重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此不适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条 【重婚罪】处罚被告人李令凯犯重婚罪。

综上,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认定本人李令凯是否犯有重婚罪的事实认定上存在严重偏颇,对被告人极为不公平。一审法院认定案所依据证据不能查证属实;证据之间不能做到相互印证,恰恰是相互排斥,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全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根据证据认定案件事实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得出的结论不具有唯一性;运用证据进行的推理不符合逻辑和经验。一审法院认定两被告人犯重婚罪事实根本不存在,应当判决被告人李令凯犯重婚罪不成立。同时二审法院应当针对以上事实及时纠正一审法院的判决,及时还两被告人清白。

 

解读一审法院《刑事判决书》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4日作出(2018)湘0903刑初294号的《刑事判决书》。判决李令凯犯重婚罪成立,判处8个月的有期徒刑。相关法律人士认为该案件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应法律明显不正确。

一、一审法院认定李令凯犯重婚罪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

1、该案件一开始公安司法机关受 “受害人” 孟金华蒙骗,捏造了两被告人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共同居住在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76号中海紫御观邸8栋1103-1106室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时间长达二年,并生有一个8周岁的男孩的事实。并依仗其是益阳市赫山区政协委员的身份,多次向市区两级妇联,市区两级政法委反映,严重误导公安机关办案,多次威胁益阳市赫山区公、检、法机关办案。如果不把该起重婚案件办成铁案,其本人就要跳楼自杀,并成功利用社会舆论,在“今日女报”上发表了以“湖南女子状告董事长丈夫:上亿财产给情人”为题,吸引社会关注,把自己丈夫描述成是一位不忠,不孝、无情、无义的伪君子,是当代的“陈世美”。达到未审先判的社会效果。

2、经过一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并从依据重婚罪的构成要件来看,被告人李令凯根本不构成重婚罪。

从赫山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本人犯罪事实和赫山区人民法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来看,被告人李令凯根本不存在重婚的事实,到现在为止,检察机关

1233页 当前第:1/3
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立即登录